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潍坊心理咨询师教我们如何看待同性恋

时间:2018-07-15 17:44 点击:
潍坊心理学家 指出:同性恋会受制于家庭系统 和同性恋相关的系统牵连,有一种模式最痛苦也是最困难的:小孩被迫在系统中代表一个性别相反的人,因为系统中没有性别相同的小孩
潍坊心理学家指出:同性恋会受制于家庭系统
 
    和同性恋相关的系统牵连,有一种模式最痛苦也是最困难的:小孩被迫在系统中代表一个性别相反的人,因为系统中没有性别相同的小孩。
 
    问:我是同性恋者,在你的方法中同性恋似乎没有一席之地。你所说的在伴侣关系中,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男人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,和男人在一起的女人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,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什么?那是指异性恋是人类唯一的方式。
 
 海灵格:首先,我是根据系统的观点,谈一下一般情况的伴侣。在所处的关系系统中,每个人都是不可缺少的部分,从系统的功能上来讲,每个人的价值都是相等的。对系统来说,每个人都是家庭系统必不可缺的。
 
    社会系统中的差异可以增加它的持久性和稳定性。个人良知在运作层面上与系统良知有很大的不同。系统良知试图去维护系统的平衡,捍卫属于这个系统的每一个成员的利益;个人良知试图从族群中排除与众不同的个体。在一个家庭系统中,当有一位成员因为独树一帜而被排除在外时,会在系统中年轻成员的身上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。我曾经见过许多案例,家庭中的同性恋者被家庭排除在外,系统中的年轻人往往要认同这些年纪大的亲属,因而感到很大的痛苦。只有所有人内在的尊严和价值得到了基本尊重,才有可能公开审视这些差异。
 
    说到这里,就要提到一个同性恋伴侣必须面对的、不可改变的事实:他们的爱不能让他们拥有自己的孩子。在没有小孩的伴侣关系中,伴侣的分手只是彼此间的伤害、罪责会小一些。但当父母离异时,会对孩子产生巨大影响,他们必须小心行事,否则他们的孩子就会受到伤害。这附加的罪责,给父母的离异增添了不少困难,但却对伴侣之间的关系起到了支持作用。没有孩子的伴侣,包括同性恋伴侣,在遇到危急时得不到这些影响的支持,难以维系在一起。同性恋伴侣如果想拥有长期、恩爱的伴侣关系,需要清楚而理智地订出伴侣关系的目标。有些目标有助于长期、稳定的伴侣关系,有些目标则不然。例如,想避免孤单和空虚,就不是一个支持长期平等伴侣关系的目标。
 
  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之路,其中,一部分是我们自己选择的,但也有一部分是伴随生命而来的,并不是真正任由我们选择的。那一部分处理起来很棘手。在我的工作中,有些同性恋者,就算他们的性取向完全没有受到其他人的干扰,仍然逃不出系统动力学的法则。他们在自己的生命中,体验着系统中其他人的所作所为,或承受着其他人所作所为的结果。他们感觉到要为系统服务,同时作为一个小孩,他们受制于系统,抗拒不了系统的压力。所以,他们能做的事就是为家庭背负一些事情。
 
    我很少去处理某些想摆脱同性恋的人。我处理同性恋者时,并不认为同性恋是最根本的问题。我只是试图披露那些让生命黯然失色的牵连,决不想改变某人的性取向。
 
    和同性恋相关的系统牵连,在我看来有一种模式最痛苦也是最困难的:小孩被迫在系统中代表一个性别相反的人,因为系统中没有性别相同的小孩。例如,一个男孩必须代表已经去世的姐姐,因为其他活着的小孩没有一个是女的。
 
出轨是家庭系统失去平衡的结果
 
    当一个女人把丈夫当孩子对待时,她会努力改进他的行为举止,好像那才是对他最好,通常她丈夫就会去找情人。情人才是丈夫的真正伴侣。
 
    问:我丈夫和一个女人搞在一起已经很多年了,起初,我很难接受,过了这么多年,我已经不想改变他了。你能说一些关于不忠和偷情的事吗?
 
    海灵格:当一个女人把丈夫当孩子对待时,她会努力改进他的行为举止,好像那才是
 
对他最好,通常她丈夫就会去找情人。情人才是丈夫的真正伴侣。如果丈夫既和妻子保持良好的关系,同时仍然有情人,那么情人扮演的很可能是他母亲的角色。同样道理,女人去寻找另外的情人也是如此,不是她的丈夫对她当小孩一样看待,就是她要在情人身上寻找父亲或母亲的影子。
 
    原则上,安心生活在三角恋中的女人,还沉浸于“父亲的女儿”的角色。如果她要寻求解决,她需要离开父亲影响范围回到母亲那里。生活在三角关系中的男人,还沉浸于“母亲的儿子”的角色,要想解决,还是要回到父亲的范围。
 
    在道德上,婚外关系常常是不可接受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方有时会觉得无辜,似乎自己有权要求对方永远专一,那真是一厢情愿。负责伴侣关系的良知是不会眷顾这样的要求的,它只是维护联结的本质,维护付出和接受的平衡。受伤的一方常常以为只要自己是真命天子就能独霸伴侣,不必注重满足对方的要求和愿望。因而会用折磨的方式以求赢得对方回心转意,而不会发挥爱的作用。
 
    我只是就事论事。我对忠贞怀有深深的敬意,但并不是指强求的忠贞,不是整天说“我是你的唯一,我可以给你一切”就行。人们常常会遇上某个人,他突然闯入你的心灵,变得对你很重要。我们要尊重这一事实,就像尊重伤痛和损失的感觉一样,只要发生了,我们都要客观面对。这样,这一际遇便能给伴侣关系带来正面的影响。不必介意它怎样发展,只有用爱才能找到真正令人满意的解决。 
分手
 
    原则上讲,一桩婚姻的结束,不是因为谁有过错,大部分是因为其中一方仍牵连在原生家庭未解决的问题中。
 
    问:我处理过许多处在分手关头的伴侣。有时候进展顺利,有时候却很麻烦。有影响这方面的系统动力吗?
 
    海灵格:人们在下定决心摆脱非常糟糕的处境之前,因为害怕给自己的伴侣带来更大的伤害,害怕别人说三道四,常常会忍受长时间的痛苦。一个人要创建一个全新、广阔的生活空
 
间,总觉得将会伤害某些人,因此总有点名不正、言不顺。人们的行为,似乎是用自己的痛苦来平息伴侣的痛苦,或者是要让别人觉得自己师出有名。离婚的过程为什么如此漫长,这就是原因之一。 
  
    当分手最终不可避免时,双方都会面临新的机遇和风险。如果一方抱着自己的痛苦不放,不给自己重新创造新生活的机会,对开拓美好事物的机会无动于衷,那么另一方要想获得自由也是困难重重。相反,如果双方都接受了新的可能性并从中做一些事情,那么伴侣双方就都会获得自由,会放下包袱。在离婚和分手的情况中,原谅一切是再好不过了,因为它能使大家心平气和地分手。
 
    当分手的过程诸多阻碍时,人们通常都很难平静,想找个出气筒一发愤怒。他们如是作为,是想通过责备某些人来减轻命运的压力。原则上讲,一桩婚姻的结束,不是因为某一方有过错、某一方无过错,而是因为其中一方仍牵连在原生家庭未解决的问题中,或是因为他们分别被引向不同的方向。责怪其中的一方,只能产生一种假象,让人觉得做一些不同的事情,或靠一些新行为可以挽救这桩婚姻。那么,这就忽视了离婚背后的沉重而深远的意义,伴侣之间就会相互兴师问罪。要杜绝这一假象,杜绝这种破坏性责备,解决办法就是:双方接受所经历过的不幸,因为他们的伴侣关系已到了尽头。这一不幸不会持续太久,却非常深刻,非常痛苦。一旦他们走出了这一不幸,就会清晰、合理、相互尊敬地倾诉自己需要倾诉的一切,安排自己需要安排的一切。在分手事件中,人们常常借助愤怒和责备来逃避不幸和伤痛。
 
    两个人很难干脆地分手,常常是因为他们没有完全接受对方所付出的一切。那么一方一定要对另一方说:我接受你给我的好东西,那是我很大的收获,我会珍惜它。我给你一切,我是心甘情愿的,它是你的,可以保留起来。我们之间的错误,是我的责任,我会负责,你的责任留给你自己。我心平气和地离开你。如果他们真能努力地这么说,他们便能够心平气和地分手。
 
    在认真平等的伴侣关系中,我们和另一半联结在一起,形成一个整体,分手时不可能没有罪责和痛苦。不负责任地分手常常会带来破坏性的后果。例如,如果一方说:为了我自己,为了将来,我必须有所行动,无论有什么结果都是你的事。这样分手之后,造成孩子寻短见乃至死亡的情况并不少见。在孩子看来,这样的分手是自己必须补偿的罪责。
 
    联结既是爱的奖赏,又是爱的代价。(文/伯特·海灵格) 
 

文章来自:潍坊心理咨询 | 潍坊心理咨询中心网站:http://www.xgxlzx.com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潍坊星港心理咨询中心
地址:潍坊市潍城区健康街与青年路路口南200米路西冠宇国际公寓楼405室
联系人:王老师 手机:150-9513-1986
联系人QQ:1348205052 QQ群:17808525 微信:Wangxudong9635
潍坊心理咨询 | 潍坊心理咨询中心网站:http://www.xgxlzx.com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潍坊心理咨询 | 星港潍坊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
未经本站书面许可,请勿复制本站内容!
本站由 鹊起科技 建设、维护和推广